乱 伦 > 玄幻小说 >
    “爸爸,好威风!”澄澄坐在林昆的怀里,笑嘻嘻的道:“长大了我也要像爸爸一样,做一个威风的男子汉,让那些坏人们都害怕澄澄。”

阿虎忍着一句,‘啊’的一声暴喝,两只胳膊同时猛的一甩,空气中两声嘎嘣的声音,他那两条骨节错位的胳膊肘,马上又恢复了正常。

许旺财咬咬牙,目光不由的左右看了看,本来就黧黑的面堂颜色更加深了起来,周围聚满了看热闹的人,这当众跪下,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

澄澄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林昆,显然有些不高兴,显然又替林昆吃醋。

敢在警察局袭警,而且还是袭两次的警,放眼整个中港市,除了林昆这条过江龙,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人,市中心警察局里的人称他大魔王,同时称澄澄小魔王,这爷俩一出现,市局的脸面和节操都碎了。

“兄弟,住店不!”“来我们店吧,经济实惠,还有特殊服务!”“兄弟,跟姐走吧,姐包你满意!”

林昆懒的跟这两个保安墨迹,直接一脚踢出,直冲保安乙的小腹,这一脚的速度并不说有多快,但保安乙根本反应不过来,就听‘砰’的一声闷响,响声不大,主要是林昆没动用太大的劲儿,怕把他给踢残了。

章小雅刷完了卡,周瑾送她和林昆出来,路上边走边详细的解释一下。“嗯,可以,那一切就拜托周经理了。”章小雅微笑道。“客气了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周瑾笑着道。

不远处,冯佳慧带着澄澄、苏有朋、孙洋、耿乐乐四个小家伙过来,远远的看到李春生和珍妮,冯佳慧笑着问林昆:“那是李先生的女朋友?”

林昆,躺着中招儿了.....林昆一直在浪人酒吧里耗着,沙漏都快被他给玩烂了,他也成功催眠了两位美女,蓝思颖、蓝思燕姐妹俩趴在桌上睡了过去。

冯佳慧丝毫没觉得麻烦,爽快的就答应道:“好的,没问题!”回房间之前,林昆站在走廊里给林昆打了个电话,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儿子的情况,当然是报喜不报忧,只提澄澄玩的如何如何的开心,丝毫没说这小子晚上在饭店里打人的事,林昆不希望澄澄太过暴力。

晚上睡觉,小楚澄还是睡中间,林昆和林昆睡两侧,三口家合盖一个大夏凉被。

于亮看看林昆,又看看紧张不安的冯远志,嘴角突然奸邪的笑了起来,冲冯远志道:“老丈人,你家的这位远房亲戚也太不识抬举了吧,昨天在学校门口的事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寻思算了,谁知道他又打了我小弟!”

林昆不睡,小海东青也不睡,海东青一天只睡两个多小时就足够了,已经临近午夜了,也该去韩心的房间赴约了,林昆就把小冬青从肩上卸了下来,小声的对小家伙叮嘱道:“红叶,你在这守着澄澄,我出去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澄澄依依不舍的看着林昆,道:“爸爸,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……”

“你说我袭警?”耿军狄冷冷一笑,迎面的赵猛眉头皱的很深,咬牙切齿的想着待会儿怎么折磨这孙子,耿军狄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,抬脚冲着赵猛的裤裆就踹了下来,赵猛根本没想到这家伙被枪指着竟然还敢动手,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踢个正着,裆下是男人的命根子,赵猛直接被踢的嗷的一声惨叫,整个身子顿时就佝偻了下来。

和瞿雯霜同桌的另外两个女人,是她从小一起到大的玩伴,同时也是拉尔萨商会的两位理事的孙女,这两个女人也走了过来,笑着道:“才三十多万呢,还不够雯霜买半辆车的钱,浪人酒吧过去不是第七街区数一数二的大酒吧么,唯一能跟天火酒吧掰手腕的,被盛天娇给霍霍的半死,我还以为换了一个年轻帅气的老板之后,这酒吧还能起死回生呢,结果......”

“你小子有完没完了,一直摆弄你的破手机,咱们是出来旅游的,你丫的那么喜欢玩手机,干嘛不待在家里玩?”林昆白了李春生一眼道。

丁队长的脑门上顿时垂落下黑线,冲两个心腹手下道:“别愣着了,快想办法啊!”

这石镜充满古意,竖在那里散发沧桑,上面更有一道道好似符文般的脉络,看起来就很是不俗。

林昆不知道韩心联想到了之前黑山湖的事,好奇的冲韩心笑着道:“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怎么了?”他自己看看自己:“难道我是怪物?”

如此一来,虽在炼制灵石的速度上慢了,可在他的小心翼翼中,那种灵脂爆增的现象,终于被他避免。

老医师好似没有听到,依旧垂钓,直至过了半晌,副掌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态度更为恭敬,再次低声开口。

“将你们的申请卡在上面烙印一下就可下山了,最多三天的时间,下院会有通告,告知各大学系的录取名单。”马脸学姐说完擦了擦汗,有些口干舌燥,站在一旁,看着眼前这些学子,她心底感慨,唏嘘中觉得好似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

“我没得罪他啊,难道我们家祖上有我不知道的秘密……曾经得罪了他?”王宝乐胡思乱想,很是头痛,可半晌之后,想起自己研究的那些高官自传,他目中露出坚定。

张举是读过些年书的,一时间那股子文人的忧国忧民的劲儿翻涌上来,抬起头望着夕阳染红的天空,幽幽叹道:“磨盘镇的天儿太阴暗了啊!”

陆婷的脸上马上露出惊讶的表情,在她看来,林昆伸出这五根手指头代表的是五百万,国安局都是按年薪算的,年薪五百万绝对是绝无仅有的。

林昆笑着说好,心里却暗暗道:“晚点来才好呢,多给老子留些时间给美女秘书搭讪,虽然这秦秘书和老楚的关系貌似非同寻常,但搭讪两句总不碍事的。”

“也不是飞蛾扑火,怎么说呢,就是喜欢吧,所以总想靠近他,其他的没想太多。”韩心掏心窝的说道,几天相处下来,她已经把冯佳慧当成了好朋友。

林昆开始和林昆闲聊起来,两人对彼此都不怎么了解,聊起来自然话题不断,几乎是他问她一个问题,她再反过来问他一个问题,就这么聊着聊着,也不知道说了多久,两人不知不觉的已经喝了十罐啤酒。

在这悲催的狂跑下,王宝乐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些不同,似乎他不会累,体内有浓郁的灵气支撑一切消耗……使得他速度飞快,仿佛觉得法兵峰太小,认识自己的又太多,很快的王宝乐就直奔峰下,开始绕着下院岛奔跑而去。

山高皇帝远,女武神虽然来自于更辉煌的城邦大族,在这里受了难其实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罗孝此时哪怕做了什么越轨之事,估计女武神背后的城邦大族也无法知晓。

余志坚没有正面搭理他的意思,只冷冷的瞥了一眼,嘴角淡淡的一笑:“许大头,你怎么还这么丑,坐在局长的位子上这么多年了,不会连点整容的钱都没捞到吧。”

韩心冷嗤一声没说话,冯佳慧性子比韩心软弱,看着三个小青年一副不善的面容,没敢吭声,倒是四个小家伙初生牛犊不怕虎,澄澄先说道:“丑八怪叔叔,你们还是赶紧走吧,一会儿我爸爸回来了他会不高兴的。”

一时间饭店金碧辉煌的大厅里,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几乎如出一辙——深深的惊讶、错愕,稍微夸张一点的,嘴巴张大的都能塞进去拳头了。

这两天之前找他麻烦的疯彪没有什么动静,这令林昆挺满意,至少在他看来,那个刀疤脸的混混还算知道轻重,要是再敢找他麻烦,他肯定一把火烧了那六层高的独楼,老子漠北的狼王一枚,混江龙一条,还怕那些小混混不成?

今早本就是去看看这母子生活的,但是,他痴痴呆呆体弱多病,本以为九死一生,能平安归来已经是侥幸,怎么还会立了好大的军功,成了本县国主?

林昆把它穿在了身上,随意的把头发披散开垂在肩上,站在试衣间的大镜子前随身一转,她的身体顿时仿佛化如了两道瀑布——一道是蓝色的,一道是黑色的。

耿军狄面无表情的道:“孩子们不喝瓶装的,我们喝。”老杨赶紧识相的把饮料放到了林昆和耿军狄的面前,陪着笑脸问道:“领导,还有别的事么?”他这也是够机灵的,正常的情况下把饮料留下来就应该马上走人了,他这么的一问,无形中更多了一丝周旋的机会。

林昆学着过去在电视里看到的,轻轻的拍打着小楚澄,心里不由的想:“自己要是真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也挺好的,多酷啊!”

睁开眼睛,看着枕边熟睡的儿子,林昆也在心里暗暗做了个决定,具体的和林昆的差不多,男女感情这方面,她也不在行,生下澄澄完全是因为一次意外,直到现在她连一次像样的恋爱都没谈过,说出来可能没人信,但这的的确确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