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 伦 > 玄幻小说 >
    林昆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,说了句:“我有事,我的脚好像断了,得回家养养,先走了……”说完一蹦一跳的就开始往回走,蹦了几步后又回过头对陆婷轻轻的一笑,“你们最好别再来找我,小心你们的脚也断了。”

小家伙眨眨眼睛,似懂非懂的道:“爸爸,我有些不明白你说的话,不过我喜欢交朋友。”

林昆这时明显发应慢半拍,还没做好和‘亲儿子’相认的准备,小楚澄已经扑到了跟前,结果悲剧发生了——林昆身高一米八五,小楚澄刚刚五虚岁,小家伙扑过来后脑门正好撞中了他‘亲爹’的人中要害……

见林昆心情不错,陆婷马上就开始谈起了工作,笑着道:“林先生,你就不好奇,为什么国安局突然派人来保护章小雅么?”

唉,不是遇到那次拦路抢劫,自己身上好歹还有一些银钱的啊,现在是真的身无分文。小鳄龙大概确实饿的不行了,大脑袋从水池里探了出来,眼巴巴的看着祝明朗……

“啊,你叫甘贵儿,名字很好听啊!甘贵儿,甘贵儿……”陆宁念叨了几声,却是觉得有些意思,以前,还真不知道甘夫人的名字。

“这……”林昆看了林昆一眼,虽说以后他就是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了,但林昆现在还不想让他这么快就融入进她们母子的生活,于是笑着对楚澄道:“澄澄乖,爸爸一会还有别的事要忙,只能妈妈送你去学校了。”

“好的,谢谢大姐!”林昆匆匆的跟这位大姐告了个别,马上就朝农贸市场外跑去,发动了车子就往农贸市场附近的区医院赶。

陆婷想了想,脑海里迅速盘算过国安局特别行动处里历来的工资,最后冲林昆竖起一根手指头,温婉的笑道:“林先生,最多这个数……”

冯佳慧笑着道:“倒也不是,澄澄在学校一直都很乖,只是今天他突然变成了其他小朋友的老大,我担心这以后会影响澄澄的学习和成长。”

徐有庆战战兢兢的站着,虽然他和金柯只是表兄弟的关系,但两人都是家里的独子,小时候又是在一起长大的,这么多年来他们这对表兄弟一直亲如亲兄弟,他还从来没见过表哥发这么大的脾气,心知这次的祸惹大了,他没有检讨自己的意思,倒是在心里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在了林昆和李春生身上,顶着金柯的怒骂在心里暗暗发誓,有机会一定要报仇!

澄澄嘻嘻的笑了起来,道:“一会儿带我去游乐场玩,然后去港记餐厅买妈妈最爱吃的海鲜水饺和肉饼,另外妈妈快过生日了,我要给她买个礼物。”

出来的时候,三人故意装出一副很温馨的样子,脸上都挂着笑容,小楚澄一只手牵着沈曼,另一只手牵着林昆,看上去就像是一家人一样。

林昆把烟从嘴里拔了出来,瞥了拿枪指着他的三个民警一眼,轻佻的笑道:“你们还是把枪都收起来了吧,这枪里装的根本就不是实弹,打在我的脑门上顶多就是一个包,我跟你们回警局,但你们不要难为我儿子和我老婆,否则的话你们三个会和他一个下场。”说着,抬手指了指地上的朱芳强。

“他说……”李春生的脸上仍残留着一丝骇然,牵动着嘴角笑了笑,道:“他说他很喜欢吊丝这个称呼。”“真的?”珍妮妖娆的一笑,故意摆了一个性感的姿势,“再没说别的?”“说了说了……”林昆连忙道,笑着说:“我师傅还夸你漂亮,说我有眼光。”

岩浆室外虽学子进出不少,可王宝乐的速度太快,很多人只觉得一阵风吹过,依稀间好似看到一个红色的胖子飞奔,具体的样子还没等看清,对方就已经没影了。

“第下,听刘佐史说,原来,原来王缪的那远方堂兄王吉,输了三十万贯给第下?”甘二郎,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。

低调,懂么?其实就是装逼……清晨,第一缕阳光乘着温暖的海浪而来,照耀在海辰别墅区的上空,七号的海景别墅里,小楚澄早早的就睁开了眼睛,在温馨的小卧室里左看右看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

珠子听了顿时一愣,随后立马拔出了雷石针警惕地站定脚步,而我这一喊却并没有惊动眼前的怪物,那具如同白骨的怪物突然停了下来,站在距离我两三米外没有靠近。我低声说道。“别慌,骨头难成精,就算成精了我用雷石针对付它。不过……”珠子欲言又止,居然大着胆子走了上去,我想劝阻却看见他摆了摆手。几步之后走到了这白骨面前,我握着匕首在后方策应如果发生任何不对劲的地方,我会第一时间冲上去!

小楚澄道:“昨天晚上我和妈妈在车里看到的,超人叔叔一个人打倒了四五个坏人呢,还救出了一个漂亮的阿姨,只可惜超人叔叔后来被警察叔叔带走了,我问妈妈为什么,妈妈说超人叔叔也不能随便打人……爸爸,可超人叔叔打的是坏人呀,坏人就应该被打的,对不对啊?”

林昆松开了林昆的后脑勺,她那如丝般柔软的发丝在手里留下一片余香,林昆的脸颊已经通红通红的了,虽然她跟林昆之前险些擦枪走火过,可自从两人明确了关系不越界之后,她一直都是很矜持的。

这巨熊身躯腐烂了大半,可目中却有鬼火,仿佛不死之身,在出现后更是散发出足以让所有人都心神震颤的威压,如同丛林的霸主,使得无数鸟兽,都瑟瑟发抖。

付国斌对林昆热情,一方面是出于对小楚澄的喜欢,另一方面则是看林昆有眼缘,这小伙子虽然年轻,但身上一点浮夸的气息都没有,言行举止既稳重又有礼貌,比那些夹着个尾巴都能翘上天的小年轻好太多了。

惊慌的女警赶紧回过神,转过身推开审讯室的大门就喊道:“快来人啊,有人袭警!”

小楚澄看向林昆,笑着道:“爸爸,我吃西红柿炒鸡蛋,妈妈吃红烧排骨!”林昆嘴角一笑,故意拿捏腔调,道:“好嘞,二位客官请稍等,饭菜马上就上来!今天本店店庆,再免费送二位客官一个西红柿牛腩汤!”

再说了,能进天楚集团当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么,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别想,最低也得是正连级的干部,而且还得通过重重的筛选考核。

而且,这周宗还是有钱人,很有钱,他甚至亲自出面经商,士商合一,传闻他入凡万万计,富可敌国。

本来众商贾听得心痒难搔,一个个跃跃欲试,可听陆宁说起,所谓什么前期投资就要百贯钱,一个个立时就胆怯了,这样大的买卖,东西还没卖,先扔出去一百贯?也太夸张了,一百贯钱,几十家农户,一年的开销也不过如此。

被称作柴爷爷的老头儿哼了一声,“小霜,你爷爷这老东西凭什么赢的,不用我多说吧,他仗着自己是拉尔萨城商会主席的身份,这两个没有立场的小王八蛋,整个晚上都在给他喂牌,我就是再高的赌计,也不可能赢啊。”

阿虎胆颤的脸色都白了,鼻孔里呼出的全都是冷气,他赶紧一副孙子嘴脸对蒋叶丽道:“丽姐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你快让阿东把枪放下吧。”

姜峰闭目养神,脸上挂着一层淡淡的笑容,对于张彦这个跟了他多年的心腹,这种事他没必要隐瞒什么,笑着道:“省人大余书记的人。”

不等林昆回话,澄澄不高兴了,小家伙理直气壮的冲这名男医生喊道:“丑八怪,不准你这么说我爸爸!”

“想要……”小家伙嘬着手指头想了想,然后说:“妈妈,你先答应我可以么?”林昆故意摆出一副考虑的表情,小楚澄马上摇着她的胳膊,小孩子撒娇的道:“妈妈……妈妈你就先答应我吧……”

“早上空气好,去散散步,这小区的环境还真不错。”陆婷笑着道,故意循着章小雅的眼神看了一眼,若无其事的看着林昆,“小雅,你喜欢他什么?”

显然,这小妮子以不可抗拒的花痴劲头,彻底坠入了单相思的漩涡。

林昆看了笑着道:“好,谢谢儿子。”小楚澄仰着有些惺忪的小脑袋,道:“爸爸,你也得谢谢妈妈,这是新天地商场里最好的枕头呢。”

沈曼了解完了儿童拐骗案的最新情报后,就匆匆的返回了审讯室,才刚刚过了十几分钟,按说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,哪知她刚站在审讯室的门口准备敲门,就听到里面传来痛彻心扉的嚎叫……

秦雪笑着道:“林先生,你肯定是误会了,楚董可从来没说要招你来当保安。”

那个。。。有人说被我这个85后的喊小哥哥会全身一震,那好吧,我谦虚一点,咳咳,小弟弟,小妹妹们,推荐收藏有木有

一个星期后,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,一大早上市中心幼儿园的门口就人满为患,几乎全都是拎着行李的家长和脸上洋溢着兴奋色彩的孩子们,林昆一家三口也在其中,林昆拎着个大大的行李箱,这行李箱是林昆特地为他们爷俩这次出行买的,本来林昆是想背他的那个破帆布包的,奈何林昆给澄澄准备的东西太多了,他的帆布包根本装不下。

林昆这才茫然的回过神,转过身看向姜峰,马上有些歉意的道:“姜市长,真是不好意思……”

“嘿,美女,你们长的真漂亮,留个电话号码吧!”